sibida@foxmail.com

【连载】起点原创//热销//收藏//推荐//热门五榜上榜作品《大帝姬》(78-79)​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有一个秘密|第七十八章——拳三

郭子安已经神情肃重的在校场静立好一会儿了,对于他来说,今天的事就是天大的事。

郭子谦道:“哥,你别紧张。”

郭子安大怒,瞪他一眼,道:“滚…我哪里紧张了。”

张双桐站在校场边荫凉下,摇着扇子笑,道:“子安,你们先来这里坐着等吧...大日头下晒着好傻。”

郭子安面色微红..或许是晒的。

另一边郭宝儿在一众丫头的阻拦下跑来了。

“来了没?薛青来了没?”她道,一面扎紧束腰,“我第一个跟他打。”

郭子安道:“还没有。”

郭宝儿咿了声,看向张莲塘和张双桐,道:“莲塘少爷你们不是放学了吗?”

张莲塘道:“薛青少爷跟我们不一样啊,他是自学...更用功些。”

郭宝儿嗤声,道:“什么自学更用功...不过是没人要罢了...”又看向郭子安,“他该不会怕输故意不回来吧?”

郭子安道:“有本事他永远不要回来。”

郭子谦心道那就太好了......

张莲塘没有说话,摇着扇子冒出一个念头,这小子,该不会已经忘了吧?

.....

薛青低头打个喷嚏,走在她一旁的杨静昌看了眼。

“没事吧?我看你有些疲惫啊。”他道。

薛青揉揉鼻头道:“没事,只是累了些,还好,扛得住。”

杨静昌笑道:“虽然我是大夫,但我也不敢说了解你,你这孩子鬼头的很。”

薛青嗨了声,道:“我当你是夸我了啊。”

杨静昌哈哈笑,道:“今日你没事吧?”

薛青想了想,道:“今日还有一个时辰的练功和一个时辰的读书功课,不过这些可以错后一个时辰...嗯,我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为杨老大夫你送行。”

杨静昌再次大笑,道:“好,为了不辜负青子少爷你这宝贵的时间,绿意楼里定然要摆一桌了。”

绿意楼是青楼,摆一桌自然要喝花酒,薛青毕竟不是个孩子,这种调侃对她来说算什么,一笑道:“是啊,杨老大夫将来到京城也可以比较一下,哪里的女娘更好,免得被问了答不上,有失我们长安人的面子。”

杨静昌原本一句话出口有些后悔,那是成年人之间的调侃,这孩子总是让他忽略是个孩子,但到底是不妥,此时被薛青一句话逗笑,就说了这孩子一点也不像个孩子.....

“不要瞎说。”他摇头道:“我少不得托大告诫你一句,你还是个孩子呢,这种场合不要沾染。”

薛青笑道:“有时候是孩子多看一些也很好,看透了长大了反而不会轻易被诱惑。”

杨静昌看着她,欲言又止。

薛青便道:“杨老大夫是想说,我是女的吗?”

杨静昌面色顿惊,抬手差点掩住她的嘴,忙又左右看,还好他们走在的巷子里没有什么人,饶是如此杨静昌也出了一身冷汗,看着薛青平静的神情,杨静昌又苦笑。

“..吓的好像隐瞒身份的人是我似的。”他道,“你这孩子...”

薛青道:“这种事怎么能瞒住大夫呢,我先前受了那么重的伤...想必是郭大老爷给您打过招呼,我还没有多谢杨老大夫保密。”

杨静昌笑了笑,点点头,道:“是,说了你们诸多为难无奈...这事本与我无关,所以也谈不上谢。”

薛青笑着施礼没有说话。

看得出她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也就是说她对现在的状况很满意,杨静昌默然一刻,道:“做个女儿家是不易,然而做个男儿家也不易。”

尤其是以女儿身来当男儿。

薛青笑了笑道:“易不易,其实是相对的,要看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我很简单啊,我就是想当个教书先生。”

教书先生吗?杨静昌怔了怔,这个志向还真是...

薛青道:“杨老大夫觉得我这种文曲星下凡天资聪慧博学多才的人做这个很容易吧?”

杨静昌噗嗤笑了,“你这孩子...”他摇摇头,又道,“走吧,我们去清清静静的吃顿饭说说话,我还想这一个时辰你能不能为我做一首饯别诗呢。”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薛青道:“我不会作诗啊。”

杨静昌道:“这话现在没人信了。”

薛青笑而不语,别人信不信的她当然不在意,更何况她也不是真的让人相信自己不会作诗....那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这种事还是保持神秘的好,要博取名望并不能真的靠这个,偶尔助兴添彩便可以。

她抬脚迈步又停下。

“如何?”杨静昌问道,“可是有什么事?”

薛青道:“还没告诉家母不回去吃饭。”

是个懂事又体贴人的孩子,杨静昌笑道:“我让小童去说。”

那便再无事了,薛青迈步向前。

.......

这顿饭并没有真的用了一个时辰,夏日最后一丝余晖消失的时候,薛青慢悠悠的走回郭家大宅所在,想着杨静昌这算不算也是如同科举一般,去京城蟾宫折桂....重振先祖遗风,当上太医,嘴角刚露出笑意,前方就有人大喊一声薛青,咚的一声跳出来。

“子安少爷啊...”薛青停下脚,看着前方站着的人,道,“...这么大声啊...晚饭吃的很饱吧。”

“薛青!”郭子安再次大喊,冲过来,“你太过分了!”

薛青道:“..这有什么过分啊,调侃而已,不要这么小气。”她说着人向一旁迈了一步,躲过了郭子安挥来的拳头。

街边靠墙站着的张莲塘笑了,道:“..青子少爷,你忘了今天是有什么事了吧?”

今天?有什么事吗?薛青心道,她并不是那种轻易许诺的人。

“薛青,你这个胆小鬼,你不是说三个月后要与我们比武吗?”郭宝儿道,“三个月前的今天说的话忘了吗?”

薛青恍然,说的话当然没忘,但日子还真的忘了。

“这个..比武是比武,但不一定是今日啊,我是说三月后...再定日子比武。”她摊手道。

郭子安想到自己今日下午就站在校场等着...还特意换了新衣,从三日前就将输了赢了的各种场景在脑子里想象无数遍...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来,现在说忘记了...太傻了。

自己就像个傻瓜,他的怒火再也压不住,吼道:“...奸诈,怕输就跪下求饶!”挥拳再次打来。

这一次薛青没有避开,而是抬手直直的迎上,张开手掌稳稳的抵住他的拳头。

“..既然要今日,那便今日。”她道,“我来了。”

话音落,她的手掌变拳,就在郭子安的拳头上用力的一击。

郭子安只觉得大力袭来,他是惯用拳头的,知道拳的力量积蓄需要距离和速度,而薛青此时出拳的距离和速度完全没有优势....然而他竟然挡不住袭来的力量,忙卸力后退。

“一。”

耳边是薛青的声音,然后踏步再出拳,郭子安沉腰跨步出拳。

拳头相撞,站在街边的张莲塘张双桐郭子谦郭宝儿神情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得砰的闷响声。

郭子安再次后退。

“二。”

薛青一手握拳,一手垂在身侧,神情平静再迈步,这一次拳头直向郭子安的胸腹。

郭子安双手格挡。

砰的又是一声闷响,伴着一声闷哼,郭子安人向后跌去,双手紧紧的按在腹部,一步两步三步,身形最终无法稳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哇的张口,一口血吐出来。

“三。”薛青道,站稳脚收回拳头,她的视线看向站在那边的郭子谦和郭宝儿。

“下一个。”她道,“谁?”

下一个...

伴着下一个这声音,她已经踏步向这边而来,郭子谦啊的一声,下意识的将双手举起。

“我认输。”他喊道。

郭宝儿回过神,惊怒交加,尖声道:“薛青!...休要猖狂,吃我一拳...”

薛青的拳头没有停下,擦过郭子谦,同时肩头微微一抗,郭子谦便跌向一边,砰的一声响,薛青的拳头和郭宝儿的撞上。

“一。”薛青道。

郭宝儿发出一声尖叫,人向后跌去...但她的腿脚狠狠的踢向薛青。

她是女孩子,自来练的便不是需要力量的拳头,而是灵活的身法,眼前的薛青身影瘦小,长袍下的双腿也很纤细,这积蓄了全身力量的脚踢过去,想必会如树被斩断而倒下吧。

但遗憾的是,树突然活了,就在她要踢上的那一刻消失了,然后一只脚直直的落下....但临到最后又变成了一挑。

郭宝儿横躺着再次尖叫一声,人在地上滑了出去,撞到了还跪着的郭子安。

砰的一声。

这一次不是拳头击打声,而是郭子安被郭宝儿撞的倒下了,而郭宝儿则直接晕了过去。

“二。”薛青道,收腿站稳,轻轻抚了抚衣衫,“好了,结束了。”

张莲塘和张双桐靠着墙站着,脸上的笑意甚至还没散去。

结束了。

一,二,三,就结束了。

张双桐道:“...这也是三次郎啊。”

有一个秘密|第七十九章——帮理

巷子里一片安静,只听到剧烈的急促的呼吸声,然后哇的一声,有人哭起来。

这是郭子谦。

郭子安倒在地上瞪着眼呼哧呼哧的喘气,嘴角的血迹触目惊心,而郭宝儿已经晕了过去。

张莲塘上前一步,道:“下手太重了吧?”脸色有些担忧。

薛青哦了声,看了眼这兄妹三人,只是让他们二人暂时失去了活动能力,缓过一口气就没事了,郭子安那一口血也是一时气血上淤,最多一些皮外伤,比起当初真正的薛青掉进水里丢了性命要轻的多。

“不重。”她道,对张莲塘一施礼,“我先回去了,归来晚了,家母会担心。”

对于她来说,回来晚了母亲担忧才是最大的事…这种明明该是让人恼火的反应,偏偏又带着别样的感觉,比如,倨傲。

对于她来说,你们不值一提,她不屑一顾,张莲塘看着这被夜色笼罩的小少年,觉得跟第一次见到时的感觉不一样了。

“好。”他道。

薛青对他道声谢走开了,她的手里还拎着篮子,随着走动轻轻晃动,适才她只出了一只手。

张双桐道:“厉害。”

的确厉害,是来这里久了,终于要褪去那个卑微弱小乡下孩子的假象了吧,张莲塘想到,因为你们跟我不熟嘛,跟我熟悉了就会喜欢我…不止是喜欢,还有害怕吧。

他笑了笑看向郭子谦,道:“别哭了,快喊人来…不知道伤的怎么样呢。”

郭子谦哇哇哭着向家中跑去,张双桐揉揉鼻头,道:“哥,咱们是不走了吗?”

张莲塘折扇一摇,看着郭子安道:“子安请咱们来做见证,现在比武结束了,当然不能走。”

张双桐哦了声,看向躺在地上的郭子安以及晕过去的郭宝儿,打的这么惨….那郭家的家长们还不吃了薛青啊,只能他们来见证是比武,比武嘛,技不如人难免有磕碰,为此大吵大闹的就有失大人身份了。

“现在你要帮薛青了。”他道。

张莲塘道:“帮理不帮亲嘛。”

张双桐哈哈笑了,笑了几声觉得这时候不该笑,尤其是看着郭子安兄妹的惨状…..于是笑声更大了,知道郭子安兄妹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毕竟现在看来那薛青不是个傻子,没必要会真的打伤郭家的子女。

巷子里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伴着女人的惊呼。

“..小姐…”

“..少爷…”

“天啊..”

灯笼火把涌涌照亮了巷子,也照亮了郭子安和郭宝儿的样子,整个郭家都被掀动了。

“是比武..说是以前就定下的赌约。”

“..哪有这样比武的…人都要打死了…”

内宅里张莲塘的声音,妇人的哭声交织。

郭家三个老爷聚集一处。

“竟然被人打成这样…”

“..实在是前所未有…简直丢了我郭家的脸…

“..二哥,这算什么?当初咱们可没这么样过..”

“…这叫一代不如一代…”

“…儿子不行老子只能亲自上了…”

郭二老爷和郭三老爷絮絮叨叨越说越不像话,坐在椅子上的郭怀春一拍桌子,道闭嘴。

郭二老爷和郭三老爷立刻乖乖闭嘴,但片刻之后又忍不住开口。

“..大哥,不是我不服,子安是个男孩子皮糙肉厚打也就打了…宝儿可是个姑娘家..竟然也下得去手..实在是下流。”

“..子谦倒还不错,竟然没受伤…功夫见长进。”

“….三弟,子谦直接认输了…真是没出息…”

郭怀春啪啪的再次拍桌子,两个老爷立刻闭嘴,内里妇人们的哭声还不停,大夫抹着汗出来了。

“怎么样?”郭怀春道。

大夫道:“老爷们放心,少爷和小姐并无大碍,小姐是一口气憋晕过去,已经醒了,少爷只是有些淤青,过几天就自己消了…”

张莲塘又趁机道:“…当时说只是谁先倒下谁认输的…”

这样啊,郭怀春松口气….张莲塘的话他还是相信的,毕竟张氏子弟,年纪大几岁,又一向与郭子安交好。

所以并不是故意伤害,连孩子们打架都算不上,比武嘛….这件事他也知道的,只是一时忘了,毕竟这是孩子们的事,他也没当回事。

“那薛青呢?”郭怀春皱眉问道,“伤的如何?”

张莲塘道:“…也没什么大碍…”

没什么大碍也就是也受伤了,郭二老爷和郭三老爷捻须些许心理平衡。

郭怀春道:“真是胡闹...以后比武让武师们看着点..”

内里的郭家夫人们依旧哭着吵嚷要拿薛青来,郭怀春听的不耐烦喝止了她们,那这件事就这样了,吴管事应声是。

而此时没有什么大碍的薛青正被暖暖咯咯笑着挂在手臂上,去抢她举在另一只手里的一包蜜饯。

薛母在廊下坐着纺线,道:“不要闹…仔细摔倒。”

薛青将暖暖放下来,递给她蜜饯,暖暖开开心心的吃去了。

“这么说杨老大夫明日就走了?”薛母问道,“…那咱们长安城可没好大夫了。”

薛青笑道:“没了张屠户还吃不了猪肉么?总有好大夫的…”

暖暖举着蜜饯道:“少爷不是张屠户,是卢屠户。”

长安城里有名的屠户姓卢,也就是乐亭的主人家,薛青想道这里微微怔了怔,一直没问乐亭是生而为奴还是卖身为奴,不过这个话题也没什么可问的,总归他是乐亭就好。

薛母道:“水应该好了,青子你现在洗吗?”

薛青回过神摇头,向内走去,“我先写字,等练完功夫再洗。”

薛母喊暖暖:“把灯多点几盏…”

薛青坐在屋子里一面默写,一面听着廊下嗡嗡的纺线声,偶尔抬头看薛母的背影,她的动作柔软熟练轻松,就好像已经纺了一辈子,嘴里还哼唱着小曲….小曲的口音跟薛青本尊一样。

这些日子薛母没有半夜再出去,就好像先前是薛青做梦一般。

…….

听完张莲塘讲述的张老太爷发出笑声。

“这么说这小子很厉害啊。”他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莲塘摇摇头,道:“孙儿看不透,看起来似乎是淡泊心性,但大小事好似也没吃过亏,也算是口齿伶俐,但也不是絮烦唠叨之人。”

张老太爷笑道:“总之并不是先前大家言传的怯懦卑微无能。”

张莲塘道:“这个也不敢说,其实都还是孩子呢。”

张老太爷道:“是,还是个孩子,会玩蹴鞠,会作诗,会赌气说自学…蛮有趣的一个孩子,你们好好玩吧,别跟柳家那些眼皮高的动不动就把出身挂嘴上….往上数三代,谁家还没个种田做工的白丁出身。”

张莲塘伸出手指数了数,认真道:“祖父,柳家还真没有。”

柳氏三代以上还是皇亲国戚呢。

张老太爷哈哈大笑,将手里的折扇扔向他,道:“顽皮…玩去吧。”

明天继续~

前文在这:【连载】起点原创//热销//收藏//推荐//热门五榜上榜作品《大帝姬》(76-77)

长按指纹

一键关注

相关文章

0.050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