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da@foxmail.com

【原创】梦啼妆泪红阑干(十一)

                    

                    

                    
                    
                    

你若寂寞 请到这里 故事里有你有我

夜深忽梦少年事

梦啼妆泪红阑干

开启新生

黑牡丹走出按摩店,一个人漫步在这个城市街头。此时,霓虹闪烁,人头攒动,车水马龙,除却了白天的匆忙、紧张,在夜的笼罩下,妖娆、放纵。茶馆、咖啡屋、商场、酒吧、迪厅、洗脚房,按摩店,男男女女,成群结队的微笑着,大笑着,放纵着欢乐和欲望,上演着暧昧与疯狂。她想作为一个“正常”女子来感受这个城市的拥抱和排斥。十年的光阴,她一直没有融入这个城市,大多的时间都在那一方小天地里供人纵欲享乐。

不觉夜深,一切的故事即将退场,城市在夜色中睡去;唯有路灯低垂着头站在路边,孤独的发出昏黄的光。孤独的夜行人在路灯下前行,影子细细长长,逐渐缩短,成为一点,随即又逐渐拉长,再拉长。一阵风吹过,她用双手抱住自己,衣襟在风中晃荡。

落寞,或是惆怅?自己的心事唯有自己慢慢品尝,就像受伤的猫儿蜷缩在无人的角落,用舔舐伤口的方式为自己疗伤。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还有脚下被灯光拉长的影子,一起被夜的黑暗与朦胧吞噬,就像她从未走过一样。随之远去的,还有那半夜的喧嚣繁华与灯火辉煌。

时光催人老。十年,青春已逝,在这个行业,她已迈入年老色驰的阶段,当年的辉煌已被年轻的红玫瑰白玫瑰们代替,找她的客人越来越少。那些曾经嫉妒恨她的姐妹们开始了肆无忌惮的冷言热讽,终于她厌倦了这种日子。她要逃离,逃离到一个没有人认出的地方,把黑牡丹彻底埋葬,重新做回胡桦!

她攒了一笔钱,足够后半生不咸不淡的生活。如今能像普通女子一样结婚生子,一家人欢乐祥和的在一起,就是她最奢侈的愿望。

第二天天亮,她立刻带着行李离开了这个曾带给她耻辱,埋葬掉青春和初恋的地方。逃离了这个表面花红酒绿,繁华似锦,却带给她莫大的苍凉与不安全感的城市。

下一站,她——胡桦,要踏踏实实的工作生活。

其实,她没有明确的目标,到了车站,盯着牌子上的那些城市名字,随意挑了一个就启程了。

到站后,她觉得这个城市虽然不是那么高楼林立,喧嚣繁华,却反倒给人一种亲近感,先就近找了一个宾馆安顿下来,然后向宾馆前台打听了下附近有没有职介所或劳务市场,前台给她提供了两个地址。

顾不上歇息,她直接去了。第一家她看了半天,没有太适合自己的,要么保姆要么就是招男工的;接着去了第二家,是职介所。那里也没有适合自己的,好的工作需要专业知识她不懂,不好的她又看不上。重新开始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

做个小生意,她没经验怕赔,她怕了那种没钱的日子,所以,她的那笔钱是不能轻易动的。

回到宾馆静下来,梳理了下自己关于工作的想法,打开电视,恰巧看到一个台正滚动播放招聘信息,她把适合自己的记了下来,然后挨个打电话咨询。其中,有一家电子厂招普工的,不需要技术,她决定试试。

第二天转了几次车到了电子厂,在这个城市的郊区,不大,有三三两两穿着工作服的人走进走出,她到门卫那里说是来应聘的,他就指着正门对着的一栋楼,说在二楼右拐就是。

到了二楼右拐,看到第二个门的门牌上写着“人事部”三个字,她就敲门进去了,看到一个中年女人戴副眼镜坐在办公桌前,她走进去说:“您好!我是昨天给你们联系过,来应聘的。”

那女的指指隔壁房间。她走过去一看有个年轻小伙,她迟疑着问:“您好!应聘是在这里吗?”

“是,进来吧。”小伙子说着一直盯着她打量。

“准备应聘什么?”他问胡桦。

胡桦今天化了淡妆,穿了件藕色长裙,一双浅咖色高跟鞋,显得大方得体。

“我看电视上你们要招普工?”

“要上夜班的,行吗?”

“可以。”胡桦想只有先试试再说了。

“那你填下表。再到医院做个体检,拿着体检表就可以报到了。”小伙子说着递给她一张表,示意她在对面的办公桌那里填写,并倒了杯水给她。

这么简单就成了?她一边欣喜一边填表。

“体检去哪个医院都行?”她又问。

“国家正规医院都可以。”小伙子不时的看着认真填表的胡桦。他可能在想,看这女的气质不像做普工的啊?

把表交给他后,他告诉胡桦体检表下来就立刻来报道,厂里有宿舍食堂提供吃住。

胡桦从楼里走出,望着澄净的天空,阳光温暖且毫不吝啬的洒在身上,微风吹处,一阵花香传来,几只鸟清脆的叫着在天空飞过。她心情从未有过的好,十年来,第一次不自禁的哼起歌,欢快的旋律。

第一次和男人打交道不用刻意眉来眼去,挑逗勾引,不用被他们像玩物一样对待,这种被尊重的感觉真好。她想起刚才那个小伙子的礼貌相待,心里一阵温暖。

回去后她没有停下,向别人打听了哪里有大点的正规医院,下午就过去体检,结果医院告知,要第二天一早空腹才行。她只得又休息了一下午。

也好,正好可以四处逛逛,她想。她无目的的顺着别人指的到市中心的路,走了一段到公交站牌,就坐车过去了。

下车后她四处张望,看到一栋商贸大楼。这些年她觉得自己一直昏天黑地的生活着,第一次正常作息,精神舒爽的逛商场,尽管她并不想买什么,但欣赏着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竟也是一种享受。

她像个小女生一样,买了些甜品和饮料,边饮用边慢悠悠的逛。恍若找回了20岁起断篇的青春,她要用自己的方式续接上,她想。

(未完待续)

一枚爱讲故事的时髦人

如若你愿 你的故事

我来写

长按二维码关注

   你的关注      如灿若烟花的盛放

             你的赞    抵得过所有的盛世山河                                  

相关文章

0.0526s